哲回到府園,與母親見面,說了近況,母親少不了一陣寒喧,雖是不舍,但哲終究已長大,在房間,母親和哲點燈一夜聊到天明。

天剛蒙亮,母親送哲到府園外,還欲再送,被哲勸阻,戀戀不捨的目送哲消失在視線之中。

傳送中心,哲和李富貴來到傳送法陣前,驗了令牌,負責傳送的陣法師將令牌交給他,卻不見動作,卻用眼色向哲示意了什麼,哲笑了一下,在李富貴的不解中,拿出一塊青色晶體,放入陣法師手中,陣法師這才笑著啟動了傳送法陣。

一陣耀眼的白光之後,哲和李富貴已經到了另一個傳送中心,依然是驗了令牌,給了晶石,又進行下一輪傳送。

連續六輪傳送之後,兩人眼前終於一亮,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傳送中心,一出法陣,兩人身體一重,發現不能運用玄功,定神一看,卻被眼前景象震驚了。

只見一個巨大的結界包圍著陣法中心,大殿中幾十個傳送陣法不停在閃爍,陸陸續續的在傳送人員過來,大殿中人聲鼎沸,喧鬧不已,傳送過來的人員都在幾個結界出口排隊登記。

兩人出了傳送法陣,也在出口排隊等候登記。

「來自哪個大陸?去往哪個宗門?」 騙妻成婚,腹黑總裁太危險 ,登記人員問道。

「來自元素大陸,去往混元宗!」哲隨便說了一個宗門,拿出兩塊挂名弟子令牌在手裡晃了晃。

登記人員多看了令牌兩眼,沒說什麼,便讓他們走了過去。

來到出口處,哲看到出口處守護嚴密,每隔一段距離,就站著一個護法,不斷向人群中掃視。

哲兩人來到通道出口處,出口處有一個奇怪陣法,每個人都要通過其中才能離開傳送中心,更多的護法站在此處,警惕的看著每個人走過陣法,還有陣法師在觀察陣法的反應。

「什麼情況?有點不對勁,是不是上界出什麼問題了?」李富貴邊通過陣法,邊小聲和哲說道。

「應該是。」 鐵娘

「站住,拿出你們學院銘牌!」兩人剛通過檢查,一個黑衣護法攔住哲兩人說道。

哲兩人拿出銘牌,黑衣護法看完,目中卻是精光一閃。

「你們銘牌有問題,不能通過,跟我走。」黑衣護法冷聲說道。

「有什麼問題?這是我們青雲宗的貴客,我看誰敢動!」不遠處,藍天雲不知何時適時出現,身後還跟著兩人,手搖紙扇冷聲回道。

黑衣護法看是藍天雲,皺了皺眉,還了兩人銘牌,冷哼一聲,衣袖一拂,就此離開。

藍天雲卻看也不看他一眼,只是笑著帶著哲兩人,一路談笑,大步走出傳送中心。

一離開結界,哲兩人身體一輕,玄功又恢復正常,只見藍天雲左手一揮,卻見一巨大龍舟頓時顯現,船身靈氣濃郁,眾人上了龍舟,哲只覺得身體一輕,龍舟迅速升起,凌空虛渡,乘風而行,在空中迅速穿梭而去。

… 天空絮狀白雲翻騰變幻,奔騰向後,似在穿梭時空,燦燦金光透過雲的縫隙,灑下一道道光柱,照住下方一座座蜿蜒盤旋山脈,山脈中煙雲繚繞,氤氳瀰漫,光柱印襯下,更平添了幾分朦朧,幾許仙意。

龍舟之上,哲欣賞著面前如畫景象,心中暗贊。

第一次空中飛行的李富貴卻是不停打量著龍舟,好奇無比,龍舟快速如電,身邊景物稍縱即逝,眾人卻是穩如平地。

「這飛舟靠晶石提供能量,陣法師在舟內布置了風系法陣,船外也布置了陣法結界,速度極快,防禦極強。」藍天雲笑著向李富貴解釋道。

「以後不要隨便拿出你們銘牌,元素大陸盛產能量晶石,很多人都垂涎,會讓你們成為眾矢之的。」藍天雲肅然又說道。

哲和李富貴這才明白,為什麼一拿出銘牌,就被那個黑衣護法盯上,看來上界的危險遠高於下界。

「前輩,這裡的混沌之氣怎麼會這麼濃郁?元氣不才是這界的主要修鍊根本嗎?」感受了空中的混沌之氣濃度,哲不解的問了一個問題。

「不要稱前輩,稱呼我藍兄即可,再這樣稱呼,我可是會動怒的。」藍天雲詳怒道。

「好吧,藍兄。」哲無奈的說道。

「這是這界現在問題根源所在,混沌之氣的來源不明,還在查探,這狀況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,混沌之氣濃度還在增加,甚至已經破壞到了世界結界的穩定性,這是劫數。」藍天雲嘆息了一聲說道。

「現在世界結界有些地方因為混沌之氣的侵蝕,已經有時空縫隙,外界異類已經陸續侵入本界各處,各個宗門都在徵集弟子,進行抵禦,你們上來的真不是天時!」藍天雲又補充說道。

哲和李富貴對視了一眼,也明白了傳送中心為什麼會守護嚴密,人聲鼎沸了。

「因為形勢緊迫,界內成立了抵禦聯盟,每派都要派弟子參與界外異類抵禦,絕無例外,我也做了推衍,從此以後,這界註定不會再平靜了。」藍天雲這句話好象說給自己聽,越說越低了下去。

說完這句,舟內氛圍也壓抑了起來,眾人都是沉默不語,龍舟卻是漸行漸快,在光柱中穿梭如電,一逝千里。

哲在沉默之後,就此原地坐下,靜坐冥想,開始運轉混沌心法,嘗試著吸收空中混沌之氣,一周天下來,發現空中混沌之氣濃度雖高,卻摻雜了絲絲不明物質,吸收一部分混沌之氣后,哲檢查身體,並無異樣,也就不去多想,繼續開始吸收混沌之氣。

藍天雲站在一邊,專註的看著原地靜坐冥想的哲,他身邊混沌氣流涌動,絲絲白氣不斷被他吸入體內,盡收一空,只留下精純的元氣,藍天雲心中一動,一個想法突然在心中涌動,卻是愈想愈烈,無法再抑制下去。

哲沉浸在忘我冥想中,不知道靜坐了多久,突然覺得龍舟一震,睜開雙眼,發現龍舟已停,已抵達了青雲宗。

下了龍舟,站在青雲宗主峰,看著一覽無遺眾山峰,突然感到無比愜意,一股濃烈的意境撲面而來,哲的心神不由得頓時進入一種狀態。

李富貴見哲突然呆立不動,正要上前,藍天雲用摺扇攔住了他,擺了擺手,示意哲正進入了頓悟之中。


眾人看著屹立峰頂,紋絲不動的哲,儘是羨慕的眼神,進入這種心境都是可遇而不可求,

哲剛到上界就有了一次機會,怎能讓人不羨慕。

李富貴驚異的發現,哲人雖在原地,卻突然變得忽隱忽現,李富貴以為眼花,揉了揉眼,卻發現哲隱現的時間越來越長,甚至消失了好幾息,不僅如此,人影顯現時,也與景物融為一體,密不可分,感覺不到他的半點氣息,就好象他就是山,就是雲,就是峰,就是景,完全與此地此界融為一體。

藍天雲還有身後青雲宗的兩長老也是驚駭,這完全是由形入意的徵兆,已經幾乎是入意無形境界,這不是一般的心境,哲才十五歲,怎麼可能進入這匪夷所思的境界?這也太駭世了!

「這是純粹之心,以純入境,純粹之人才能做到,要有玲瓏菩提心,才能做到心無雜念,此時,此界,能有幾人?既然如此,罷了,我也助你一力!」藍天雲突然嘆息一聲,似乎下了什麼決定。

轉過身去,藍天雲向身邊一位長老低語了什麼,長老先是一驚,看了哲一眼,隨即明白了什麼,連忙點頭,拿出一個傳音符,傳送了信息下去。

李富貴突然發現,除了主峰以外的分峰升起絲絲的白氣,在每座峰頭化成朵朵蓮花,齊齊向主峰飛來,齊聚在主峰頂,一起化成濛濛細雨,又象一縷清泉,緩緩眾人頭頂落下,還帶著陣陣清香,邊上的李富貴沾上細雨,頓時覺得空明神清,靈魂彷彿受了洗滌,身形一頓,居然也隱隱進入了頓悟的境界。

哲在頓悟的時候受到清雨洗滌,身形不斷微顫,體內竟然有淡淡金光射出,周圍隱隱出現了金色符文,在他身邊不斷繚繞盤旋,上空也傳出陣陣梵聲,雲破天開,祥光萬丈,射下道道金光,哲身後竟有淡淡金輪出現,眉心太陽印記更是發出刺目強光,身上散放出一種巨大的威壓,逐步攀升,竟然讓人有了膜拜的衝動。

「這是天地異象,還是真身法相?是我眼花了不成。」藍天雲身後的一位長老失聲叫到。

「他到底是誰?這難道才是他的真身?」另一處長老也驚駭莫名。

愛卿,女帝在此 他的未來推算不出,只見混沌一片,不見彼岸,但肯定的是,絕非凡人,送出大禮,見到此幕,已是不虛了。」藍天雲欣慰看著面前的異象,搖著摺扇,悠然不驚的說道。

清雨盡落,符文漸失,梵聲越低,金光漸退,一切慢慢又恢復原狀。

李富貴首先醒來,明白所以然,轉身對藍天雲拜了一拜,藍天雲笑著受了一禮。

哲睜開雙眼,看著眾人,眾人覺得他又有所不同,雙眼深邃,臉上神光瑩然,全身平添了幾分神意。

哲對藍天雲也行了一禮,藍天雲卻側身避開,笑道:「受不起,不知道是哪位神尊轉世,初現法相,藍天雲深感榮幸。」

「相由心生,你見到的可不定是我真身,或只是相由心印!」哲別有深意的說道。

「能做到心印成相,我也受不起你這一拜。」藍天雲又笑著回道。

便在此時,峰間山鍾霍然響起,一長一短,藍天雲皺了皺眉,對身邊一位長老說道:「這蠻鬼宗真是陰魂不散,韓長老,你去處理。」

韓長老應了一聲,身形一閃,便從主峰向下峰電射而去。

… 看著對面臉帶疑惑的哲和李富貴,藍天雲對身邊石桌做了請的手勢,示意坐下細談,在兩人入座后,藍天雲細說了事件原由。

自從聯盟成立后,青雲宗也義不容辭,派出了一支抵禦弟子,由一位長老帶隊,前往各處空間裂縫,消滅外來侵犯異族。

前期聯盟推進順利,旗開得勝,異族連連後退,讓聯盟失去防備之心,聯盟指揮率軍輕進,中了異族埋伏,損失慘重,大敗而歸,青雲宗弟子幾乎全軍覆沒,連帶青雲宗的長老也在此戰中隕落,元神都沒有逃脫。

青雲宗不得不又派另一個長老帶著新弟子繼續出征,直接導致現在青雲宗人手緊缺,周邊各派勢力趁火打劫,意欲藉機侵佔青雲宗分峰,以此擴大自己勢力範圍。

蠻鬼宗便是其中最活躍勢力之一,經常藉機騷擾,想以此蠶食青雲宗的地盤,壯大自己的勢力。

「其實,如果本界人心合一,驅逐異族,本是輕鬆之舉,奈何有些門派各自打著自己的算盤,反而借著其他派征戰之餘,人手空缺之際在後院放火,讓各派不敢增兵,導致戰爭一直處於膠著狀態,說起來真是讓人切齒不已。」說到這裡,藍天雲臉上恨意不斷。

「現在各派弟子人員都是緊缺,很多門派都派人向下界各大陸廣招弟子,以此來彌補派內空缺的人手。」藍天雲繼續說道。

「那座分峰就是蠻鬼宗一直騷擾意欲吞併的分峰,也是隕落長老原先分轄之地。」藍天雲用手指向一座分峰說道。

「哲兄,我有一個想法,哲兄剛來此界,也需要落腳之處,我青雲宗現在人手緊缺,也沒有多餘人手守護這諸多分峰,想送一座分峰給哲兄定所,不知道哲兄以為意下如何。」說了原由之後,藍天雲話鋒一轉,說了自己先前內心的想法。

「這怎麼可以,我剛來此界,寸功未立,便佔一座分峰,這再怎麼說也不合適!」哲聽了心中一驚。連忙開口說道。

「哲兄不必急於拒絕,先聽我說完。」藍天雲笑了笑,罷手止住哲繼續說道。

「第一,現在我沒有那麼多的人手阻止這些勢力騷擾,長期下去,對我青雲宗發展不利。第二,現在此界處於紛亂時期,哲兄也是我信賴之人,得了此峰,即可有安身之處,還可為我分擔壓力,你我也是聯盟。第三,我有多餘的弟子也可以派往抵禦異族侵犯。」說到這裡,藍天雲頓了一頓。

「這最後一點,也算是我的私心,哲兄是混沌之體,提升功法,需要大量混沌之氣,而我青雲宗需要的卻是精純的元氣,我打算布一個陣中陣,我青雲宗和哲兄分峰連接一個循環,哲兄吸收完混沌之氣后,留下的精純元氣可以為我青雲宗所用,這算是我自己的私心,也算是互利吧,哲兄以為意下如何?」藍天雲說完后,笑著對哲問道。

「這……,好吧,那就恭敬不如從命,先多謝藍兄的美意了。」哲想了一會,站起來對藍天雲行了一禮,謝道。

「哲兄不必多禮,應該是我謝你才是,困惑我宗的諸多問題也得到了妥善解決。」藍天雲見哲答應,大喜起身,連忙扶住哲說道。

「不知哲兄看中下現哪座分峰,隨便選擇!」藍天雲指著群峰,對哲說道。

「就選這座吧。」哲指著被蠻鬼宗騷擾的分峰說道。

「這……,哲兄不如換座吧,蠻鬼宗最近頻繁騷擾,恐怕對哲兄清修不利!」藍天雲一怔,隨即連忙說道。

「不用了,只要有道心,遇事都是修行,修行不在靜,而在於心。」哲卻搖了搖頭,笑著說道。

「哲兄此言也是,蠻鬼宗如果來犯,敲鐘即是,既這樣,就隨了哲兄。」藍天雲見哲堅持,也就不再強求。

「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分峰吧,也好為他們下次來犯早就準備。」哲卻是即刻說道。

「好吧,我們現在就過去,蠻鬼宗應該已經被擊退了。」說完,藍天雲伸手一招,帶著哲和李富貴從主峰直射分峰而去。

哲和李富貴只覺得身體一輕,一股氣流裹住兩人,便由空中直落分峰,不一刻,已然抵達分峰,藍天雲揮袖一甩,兩人輕輕落地,落地無聲。

「你們很快就能御空飛行的,先帶你們看分峰,看完發峰,和你們細說這界的功法等階。」藍天雲看著李富貴羨慕的表情,笑著說道。

這時,韓長老身法如電,出現在眾人面前,對藍天雲說道:「啟稟宗主,只是小部分鬼宗弟子騷擾,現已擊退。」

藍天雲點了點頭,帶著哲在分峰各處察看,包括各種防禦陣法的布置,以及分峰弟子子分佈,還有各個洞府,一一對哲說了細說。

看完后,便帶著哲前往分峰主府,眾人在主府坐定后,藍天雲將自己如何布置陣中陣的想法又向哲做了詳細說明。

「你頓悟之時分峰升起的蓮花雨是各分峰平時積累的自然之氣,其中,蘊含了諸多天地之意,對於突破功法瓶頸有意外的輔助功效,更對心境感悟更有極大的提升作用,這裡每座分峰都布置了這樣的陣法,以便於積累存儲天地之意,以備不時之需所用。」藍天雲解釋道。

「這是我這一番感悟,卻是受了藍兄如此大禮,耗了貴宗長年累積天地之意,也不知何以為報了。」哲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「哲兄且慢自責,先聽我說完。我決定將此峰陣法進行修改,將主府改成陣中陣,混沌之氣將是主府陣眼,我宗所有混沌之氣都會自動向主府凝聚,而經過吸收提純的元氣將供給各分峰和主峰修鍊所用,可以讓我宗不受混沌之氣影響,迅速提升玄功等級,這樣的回報可是比那幾許天地之意貴重多了。」藍天雲笑著說道。

「當下,我初來此界,也沒有什麼東西即刻回報,這些元素晶體,只當是些許心意,還望藍兄收下。」聽藍天雲說完,哲想了一想,拿出一個儲物袋,抖了一抖說道。

頓時,一堆五彩元素晶體出現在眾人面前,望著這堆巨量的高階能量晶體,青雲宗的兩位長老已經直了雙眼。

李富貴看著哲手裡儲物袋,看著面前這大堆的元素晶體,心裡也在暗暗猜想,這個儲物袋裡到底有多少元素晶體,怎麼好象怎麼抖,也抖不完似的。

藍天雲看到突現的巨量元素晶體,也是一怔,呆了一呆,隨即連忙說道:「哲兄把我當作何人,你如此做,我豈不是成了別有用心之人,哲兄快快收起。」

「不用了,藍兄,我不缺這些,藍兄請看。」哲卻乾脆遞過儲物袋,交到藍天雲手裡。

藍天雲用神識一掃,身形立刻一滯,隨即面帶苦笑,還過儲物袋說道:「哲兄家境富裕,倒是愚兄過慮了,如此我就收下了。」

身邊兩位長老聽了連忙走上前來,迅速收起所有元素晶體,滿臉歡喜,生怕宗主再行拒絕。

邊上的李富貴看了更是心痒痒,卻是心中暗自盤算,什麼時候有機會,一定要拿過哲的儲物袋,好好看看裡面到底有多少的元素晶體。

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!

… 「此界功階分為三大境界,化形,入意,通玄,每大境界等級又分為三花九品。」藍天雲邊說邊拿出一個透明球形法器,放在石桌之上。

「這是測試法球,把手放在法球上,運用玄功,就可測出境界等級。」藍天雲說完便把手放在法球之上。


法球漸漸由暗到明,發出朦朧光芒,一個畫面在法球上顯現出來,七花一葉。

「一個境界是三花,七花就是通玄,每個境界分九品,一花三品,一葉就是一品,我七花一葉就是通玄一品,可是明白了?」藍天雲解釋道。

「明白,一個境界三花,三花就是九品,一花三品,我來測試一下。」哲說完也將手放到球形法器之上。


一陣朦朧白光之後,畫面顯現的是卻是三花三葉,一葉缺半。

「恭喜哲兄,已達化形圓滿,這是三花聚頂,已滿九品,快要入意,剛入上界,便是三花齊聚,哲兄也是天縱其才。」藍天雲看了大喜說道。

李富貴也將手放上法球之上,畫面卻是二花三葉,化形六品。

「化形就是修已,超凡,親人,將身體潛能最大化。入意就是會意,親地,地是環境,從境中會意,由意生法,成相,會意不同,法相也不同。通天就是悟道,親天,入聖,成就各大本源,可以施展道法。其實,通玄,入意,化形,這三大境界也可以稱為天,地,人三大境界,只是這種稱法更細緻。」藍天雲細緻耐心一一說道。

「那麼通玄之後的境界呢?」李富貴又追問道。

「那就超脫此界了,就是仙尊。」藍天雲摺扇一合,向上指了指,笑著說道。

「你們現在立刻在主府附近重新布置陣中陣,特定時期,千萬不要耽擱了哲兄修鍊。」藍天雲回身對身邊兩位長老說道,兩位長老應聲,即刻退下,著手安排去了。

「好了,哲兄初到此峰,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我就先行告辭了。」藍天雲見哲好象若有所思,也起身告退道。

哲連忙起身將藍天雲送出洞府,目送藍天雲離開分峰,才和李富貴回到主府重新坐下。

「我們雖得了此峰,你我實力卻是遠遠不夠,當下之際,是要迅速提升你我境界,才是正道。」哲正色對李富貴說道。

「說得是,我也要先回洞府將得的法器先祭煉一番,以防不時之用。」李富貴也起身要離開。

「這是先前我留下的極品法器,這是防禦性的,你現在境界不高,也拿去祭煉一下,做為護身,不過,不要隨便使用,以防小人惦記。」哲拿出一件護甲交給李富貴說道。

李富貴猶豫了一下,也就收下了,快步離開,祭煉法器去了。

李富貴走後,哲叫一個分峰弟子上來,要了一張此峰周邊詳盡地圖,左比右畫,卻是不停琢磨起來,不知道在暗暗謀划著什麼。

青雲宗兩位長老做事效率極快,不到半天主府陣法已經布置完畢,陣法啟動后,哲頓時覺得混沌之氣濃度提升了十倍都不止,還在陸續增長之中,不由大喜。

拜謝兩位長老之後,哲隨即關閉了主府,啟動禁制,在主府之中開始運行混沌心法,靜坐冥想起來。

隨著玄功運轉速度越來越快,哲很快進入忘我境界,主府里混沌之氣的濃度也是越來越高,空氣的流動甚至也變得粘稠無比,整個主府內充滿了絲絲白氣,不斷向哲體內涌去,洞府內混沌之氣因為濃度過高,不斷發出嗤嗤之聲。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Comment

Name

Email

Url